【展讯】沈敬东中国首次艺术文献展亮相北京

展览名称:好兵敬东从艺记:沈敬东艺术文献展

出品人:胡介报

策展人:吴鸿

策展助理:肖锋 马建 申振夏 杨青 李晓婷

视觉设计:胡峪玮

展览主办: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

展览协办:南京艺厘米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开幕时间:2017 年 11 月 8 日 下午三点

展览时间:2017 年 11 月 8 日—2018 年 1 月 8 日

展览空间: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二、三层展厅

展览前言

国际玩笑:一个“士兵”眼中的国际地缘政治观

文/吴鸿

玩笑,或诙谐、幽默,一直是沈敬东作品中最主要的特质,这种玩笑感的最主要的手法是身份错位所引起的荒诞性、场景挪用、自嘲式的揶揄、平民化的政治反讽。从世界范围来看,与沈敬东的作品手法相近似的艺术形象有捷克作家哈谢克(Jaroslav Hasek)的《好兵帅克历险记》,以及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的《堂吉诃德》。沈敬东的作品与上述两部文学作品所能引起的共鸣,一方面是用世俗化来解构和揶揄虚伪的经典性以及盲目的崇高感;另一方面则是在这种玩笑的背后,用笑中带泪的方式来宣告信仰主义的终结。这种艺术手法的灵感来自于他自己一次真实的心理体验。

采访当天,沈敬东老师刚刚从秦皇岛做完个展赶回北京,几乎是放下行李就对我说:“来,我们开始采访吧。”敬业程度让我们自愧不如。秦皇岛这次的个展是在一所大学里,能和年轻人多多交流对沈老师来说也是一件新鲜事。

沈老师的画室坐落在宋庄艺术区A区,画室在二楼,从楼下远远望去就能看到画室门口的沈敬东的作品,画室里地面上堆满了一幅又一幅的画作和雕塑作品,艺术家工作室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这些凌乱堆放着的作品也能看出美感。

当年沈敬东一幅《开国大典》以200万的价格被台湾收藏家收藏,如今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非常谦虚的说:“200万其实也不算贵,2米乘7米的画,现在也不算贵。”和艺术家谈论金钱这件事其实看上去略显俗气,当我问道,艺术家的作品以什么价格被收藏才算是成功的艺术家的时候,他倒不介意,“不能完全以画的价格来评价,但是价格也的确可以反映一些事情,毕竟现在的收藏家也不是随随便便花大价钱去收藏一幅画的。”

在收藏沈敬东的作品的人群中,除了专业收藏家以外,还有很多明星藏家,章子怡当时在一个朋友家里看到沈敬东的作品,就找到了画室,三次拜访拿下了《工农兵》,方力申的父亲在香港开画廊,也曾多次邀请沈敬东办展。


鲜花从中的英雄60x50cm2017年


在这些明星藏家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陈坤。十年前陈坤第一次来画室,是由于工作原因拍摄杂志封面,取景地就定在了沈敬东的工作室。“我问陈坤,为什么喜欢我的画,他说因为幽默,那是我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他们说我的画幽默,所以他们其实是看的懂我的画的。”“那您私下是个幽默的人么?”沈敬东不好意思的笑了:“也谈不上,有人说我还挺幽默的,但是我自己不知道。”问起明星藏家和专业藏家的区别,沈老师说:“他们应该都是喜欢我的画吧。”

说起沈敬东18年的军旅生涯,他还是感触颇深。军人一贯给我们的印象都是整齐划一不能个性太过鲜明的,虽然沈敬东是在部队的文工团担任文职,也只是偶尔有时间进行一些艺术创作,纪律鲜明的部队和随性不羁的创作让他觉得“生活有点纠结”。但是部队的生活同样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好的影响,“我比其他艺术家好的一点就是我的作息还是非常规律的,这和在部队的生活有很大关系,我很少睡懒觉。”


文艺兵(直径80cm)2016年


军旅题材的作品让沈敬东在圈内名声大噪,在我们看来,他的军旅作品更偏个人化,这和以往宏观叙事的军事题材作品还是有着鲜明的对比。“我经常在部队看到这些作品,但是我觉得不是很满足,太过于单一,如果没有个人语言的话,那就很容易在一个展览中被淹没掉。”军人出身的他认为,塑造军人个人形象在军旅题材的作品中才能让观众记忆更久。

无论是显性还是隐形,沈敬东的军旅题材作品和政治必然有着一丝联系,谈及和政治因素的牵扯,他觉得:“我的绘画中政治因素比较隐形,是没有一种明确的政治诉求在里面,没有表扬或者批判谁,我更习惯让别人去联想。”


军营小画家200x200cm 2012年


最早创作解放军题材的作品的时候,是源于沈敬东自己的一张军装照,“会有人说你自恋么?”听到这个问题,沈敬东笑了,“一开始也有一些人说,但是其实艺术家都是自恋的,有一点自恋的倾向。我的所有作品其实都是个人的记录,因为每年的一些事情都会做成创作以便回顾。”说着,他指向画室门口的一副未完成的画,“这是宋庄三个月之前我工作室被拆迁的事情,正在把它画下来。我想,等这幅画面世的时候,一定会引起很多艺术家的共鸣吧。”

2012年之后沈敬东很少画军人了,但是小眼睛的人物形象却还是他创作的重心,仔细看来,的确这些形象都和沈敬东有些神似,他也会有一些和家庭家人相关的创作,也会有一系列的主题,看惯了军旅题材的创作,在沈敬东的工作室能够看到《小王子》这样童话题材的作品还是有些意外的。“《小王子》是2014年创作的,是很偶然的机会,有一个排音乐剧的朋友,希望我能来做《小王子》的海报,没想到后来画了一系列。”


小王子一110x100cm2017


采访最后,我们问了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艺术作品需不需要迎合收藏市场的需求去创作?”耿直的沈敬东说:“艺术本身还是希望被人喜欢,艺术家也不完全画了给自己看,也要面对受众,不过如果为了市场一味迎合也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作品可以让大家喜欢让大家接受,但是不能媚俗。”


一家人120x150cm2017年


在沈敬东的工作室里还看到了很多衍生品,抱枕、包袋等等,“在中国衍生品只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去宣传自己的作品。”但是在国外的美术馆里,艺术作品的衍生品大多是可以盈利的,不过无论是否盈利,衍生品都可以更好地让艺术融入人们日常的生活。

采访结束后,沈敬东养了五年的一只边境牧羊犬就扑了上来,像孩子一样在他身边蹦来跳去,雨已经渐渐停了,从工作室里走出来时候还能够听得到他和爱宠的嬉闹声,温情十足。

特别鸣谢:
图片提供/沈敬东
采访、撰稿/Jane

感谢廖明明老师友情支持

好文

思考

泪奔

喜欢

钦佩

相关阅读

服务电话

13162-888-987

QQ客服:512307020
关注我们 :

QQ- 美陈前沿网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8 Comsenz Inc.  沪ICP备17030285号-1